孩子,妈妈这么快就赶不上你了。

  

由于女儿对于琴键上叮叮咚咚的声音感兴趣,于是在去年的九月,给女儿找了个钢琴老师。开始学习时,要认识音符,要认识乐理,一步一步去认识什么叫着音乐。一开始,老师曾赞扬她乖巧听话,字写得也不错。这是她与钢琴的初接触和体验,也是我的。

步入第二个阶段,女儿与琴键的接触停滞不前,叮叮咚咚,叮叮咚咚,弹不出悦耳的歌曲,7个音符转来转去,女儿对音符的认识不深,手指也不能很顺畅的在琴键上摆动,于是显得不再兴趣盎然。那阵子,陪着女儿学习,和她一起努力去认那一个豆豆是F,那一个是G,那一个是A,那一个是B 还有右手的CDE。练习时,两人慢慢用脑消化一下,用口读出音符,才能慢慢用手指弹出音符。

后来,从7个豆豆,到10个豆豆,开始可以弹出简单的歌曲,第一次让女儿欢喜的是她可以弹出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,这也是她兴趣回来的原由。可是我这个妈妈就开始觉得吃力了。FGABCDEFG,不懂是脑袋生锈了,还是本来就没有音乐细胞。陪着女儿弹琴时,就有情况1,我指着第一行问,“这里好像弹错了。。”,她却指着第二行说,“妈妈,我已经弹到这里了啦。”;情况2,我看着豆豆努力找着她弹到哪里,她却停了下来说,“弹完了。”;情况3,我看她不怎么懂,想帮她,于是示范给她看,谁知那些豆豆真的不好认,让我显得真笨拙,也许看不下去,她说,:“妈妈,我来。。”结果还是她自己完成了歌曲。

现在,女儿总算可以弹出多首简单的儿歌。我呢,是到此为止了。可以做的是陪着她练习,拍拍手给她鼓励,和她一起评评哪一首好听,哪一首不好听。

没有一架完好的钢琴,只有小小的电子琴键,可是看着女儿小小个子坐在琴键前,认真的态度,让我倍感欣慰。人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,而我却觉得认真的女儿最美丽。没有浓眉大眼,没有尖挺鼻子,中规中矩的样儿又如何?在妈妈心目中,女儿的学习态度让我欣慰,也让我觉得琴前的她最美,纵然以后,她会认真学下去或放弃也好,妈妈我这一刻只想为她的努力,给她留下一点赞扬。

 

也说,人生路。。。

  

早晨独自一人的车里,收音机里播着张国荣的倩女幽魂,不期然,我为这歌和歌声悸动。放工以后,在youtube里找了歌的MV和演唱版。多年以后,才为歌和人深深感动。哥哥的笑颜如此真,一举手,一投足,展现了京剧的风采,动人心弦。

隔了这么久,久得忘了是哪一年了,他选择为自已的的生命填上句点,让人无限唏嘘。虽然当年也为此消息而惊震,然而事过多年后的今天,感动和后来的为生命结束而怜惜胜当年。

人生路。。。

人生路美梦似路长
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
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
找痴痴梦幻中心爱
路随人茫茫
人生是美梦与热望
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
何去何从去觅我心中方向
风仿佛在梦中轻叹
路和人茫茫
人间路快乐少年郎
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
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
一丝丝梦幻般风雨
路随人茫茫
一丝丝梦幻般风雨
路随人茫茫

 

朋友P在面子书留下了一段文字,夜深人静,为没有能力再付出而载着满满的遗憾,愿来生可以让其弟做个安详的人,过着安详而美好的人生。我为他的难过而难过。那个午后放工的车里,手机短讯里忽然带来了悲哀的消息,朋友P的弟弟前一夜车祸骤然逝世,我发冷的身子,不知方向的驾驶着,脑里涌现的是白衣蓝裙中学的日子,朋友P抱着其弟的样子,疼爱之情不言而喻。我不能衡量她的痛,只知道很痛很痛。。

事隔一天,第二天的早晨,朋友T在公司里接到电话后,拿着手机一边嚎哭一边叙述着其父亲被诊断出癌症,已扩充至脑。哭声中,透露着父亲如何爱他们,他们如何爱父亲,我们都为她的悲恸而感染,4个人抱在一起难过痛哭。

是这样的人生路。我消化着这两段人生的故事,心情陷入低潮。颤颤惊惊,哪个时候,哪一天,身边的人人生路没有了前路?。。这一刻,我不停的提醒自己,做好事,说好话,这是其一我可以为自己和身边的人所付出的。

今早,同样也为了某小事而让人不愉快,同事S在身边提醒,缘情债主来了。其实真的觉得很有福报可以有善知士在身边。那一天,当同事S用歌声唱出回向,我不停的想起在N年前在禅修营的日子,也感恩在大学时期接触了佛法的教诲。。

而朋友P所说的安详,做个安详的人,过着安详而美好的人生。我为“安详”两字所动。是呀,我们在追寻什么?

“I am at the cinema.” 在这之后。。

  

I am at the cinema. 老虎在12.09am传来这样的短讯, missed我的call之后。我在huh了过后,回了两封短讯,问号像石沉大海,没被解答。

我在寂静的夜里百思不解,千头万绪,辗转难眠。迷迷糊糊,醒了又睡,睡了又醒。屡次,爬到床边检查在充电的电话。电话不理会我的忧虑,依然无声无息的睡在无声的夜里。

折磨了一夜,老虎在5.55am终于回复,“刚睡醒,昨天早睡,电话发神经。”让迷失的心得到一点点靠岸的慰籍。只是,问号遇到句号,然后悻悻然冒出来感叹号!我看着两个是睡得东歪西倒的瓜,狠狠的按着回复让老虎知道关于背叛的后果。

老虎承受和我一样的折磨以后,百口莫辩吧!电话醒了,老虎那端传来的声音仍带着睡音,口齿不清,虽然不很晓得他在说什么,但是总之是解释。

要我信任他,我确实是信任他,可是有时候我不得告诉自己,做人不可太自信,高空跌下的痛会同侧心扉。隔着两地生活年余,其实相信老虎生活循规蹈矩,周末不是往槟城跑,就是巴生或关丹。可是在午夜十二点在戏院,没有告知就好像有点诡异。老虎没有这样的习惯,而可是我无法确定他在我不在的时候是否遇到对的人。。

你不在,高兴还是悲哀,你都不在。。

唉。。 都是在折磨自己。

躺回床上,我一字一句按着,原 。来。我。是。这。么。在。乎。,文字传到老虎那里,老虎给了我三个数目字,520

我不想再睡。爬到床边桌前打开notebook 留下今天的心情,隔着两地生活的日子该结束了吧。

我的感想(在他说“完蛋”之后)

  

事不关己,处理起来格外简单;而牵涉感情的东西,本来就不容易。

当他把“完蛋”说出口,其实他一点也不觉得有问题;而也许别人听在耳里,也不会觉得有何罪,只是,我却感觉这样的洒洒一句话如此刺耳。

回来以后,虽然不敢想,却也偷偷的想。在心里惊涛骇浪,反反复复把我折磨。虽然人活在世上,就像乘一趟长途巴士,总有到站下车的一天,可是我不愿意这么快就看到任何要到站下车的蛛丝马迹。

自小就恋家。年少时,也不会选择在周日家庭日外出;读大学时,每个星期回家再回宿舍时也会在车上掉泪;出来社会工作,远去新加坡也常常想家而在一年多以后决定回来;结了婚,买了屋,在吉隆坡仍没有定下来的踏实,再次回来这里。这是家给我的,最初的温暖。对于这份温暖,我默默地收在心里,不容许任何毁坏。

家的温度,是爸爸给我的第一份礼物,也是我最要感激的。我记忆里的不多,翻开来,看到尚未年老的爸爸轻轻拍着我的手臂轻轻的唤着我起床,相较之下,妈妈拿着藤鞭嚒喝比较有效,可是,多年以后,我仍记住爸爸的那种温柔。

而今,爸爸白发苍苍,偶尔肚子胀风而不舒服,和现在血压高导致的头昏,都让我恐惧,我害怕失去,也害怕留下来的人的悲戚。所以,回到原点,有时候还是迷信,不要乱讲,可否不要乱讲?爸爸把血压控制到稳定后,一切都会很好。

医生,请问你是医生吗?

  

昨天,陪爸爸到诊所去看医生。一坐下,护士很快就在第二个房门探出头来,叫爸爸的名字。里面坐着年轻的医生,身穿衬衫打了个红色领带,坐在椅上背后倾向椅背,双脚伸直,十足老板或二世祖的样子。看到这样的医生款,我心中暗叫:“oh no!”

进了去,坐了下来。医生开始问话,还好,身体还略提前伸直。量血压之后,说明要长期吃药。我问,假如不吃药,还有什么方法吗?所谓医生,他的回答是“不吃药,你很快就会完蛋了。”之后,身体再次倾向后伸直脚(还踢到我的脚)。我心里顿时冒火,这是医生吗?对于一个病人,而且是一个老病人,请问你可以这么没有礼貌,这样让人恐惧,这样轻浮,这样不认真的指明你很快就会完蛋了的吗?

我常常都警惕自己,对于自己的行业,无疑是千千万万次,对于病人或顾客,可能是他们的第一次,所以,对前来的顾客,态度要认真,要时时记住自己懂的,别人不懂才前来。假如不是不舒服,爸爸不会去看病,不舒服,血压高,也惶恐,说这样的话,也只有让血压越飚越高!医生,难道这点你不顾及吗?同样的意思,可以用不同的话来说,医生,难道你不会也没人指点你吗?

出来以后,向配药处工作人员了解,原来那医生刚在这里服务不久,是一名骨科专科医生。专科医生,听了以后,更觉得讽刺。读了几十年书,读了专科,读到的全只是知识,关于道德,关于礼仪,关于如何谨慎于言语,全抛之脑后。

不久前,陪女儿到佛教会上弟子规课。书里教“弟子规,圣人训,首孝悌,次谨信,泛爱众,而亲仁,有余力,则学文。”,圣人教导,先学孝道,友爱,谨慎信用,爱护众生,仁慈有德行,再学究文学艺术知识。而现在多数人却是一却反过来教,学会了文学知识,却没有好的德行。

看过另一医生,同样年轻,同样刚开始服务不久,没有华丽衣装打领带,但是态度认真,给于病人乐观的态度,于人信心,出门前总交待,“放心,开药给你,帮你搞定。”这样的年轻医生,我佩服。所以,我想问问这专科医生,你是医生吗?

你的乌云天

星期日下午的4点钟,你在车内挥着一双手,而我和女儿则坐在车外长凳上挥着两双手。隔着乌黑车镜,隔着马路,看不清楚车上的你是什么表情 可是,可想而知,是舍不得,无奈,烦躁都搅在一起,溶成你现在的表情,叫乌云密布。

也不晓得这个乌云天黑了多久。只知道,逢见你,太阳总有躲起来的时候。每一次,你申诉头疼,我只会倒一杯清水和两粒头痛药递给你,除此,我也无能为力给你任何解药,因为我清楚明瞭,因为压力和心情不舒畅的头疼,药不可医。

拥有和不拥有同时存在,多矛盾。你一直都背着这个矛盾。你来了,带来了沉沉乌云天。而每个乌云天都叫我难受。我无法苟同而频频向另一个自己喃喃念念。难得的相聚,为何不是一片艳阳天,为何满室阴霾?

然而,当巴士引擎一开,开始缓缓前进,那一刻,心就为之一抽。巴士越是前进,我们隔着的距离就越拉越远,然后,不管你带着阳光笑脸,或是刮风下雨,我都不在怪你了。多矛盾,我也多矛盾。

巴士驶开,我带着女儿坐上我的小车走一段同样的路,再分左右。 女儿惯于这样的短暂分离,看来明白事理,掰掰了以后就等待下次的相聚。只不过,隔着一片天,无法换你蔚蓝天,也无法给女儿和儿子一个完整。

女儿在车上,仍吱吱的说着说着,我却想着不久前的某夜,我带着半点酒意,遇见你的颓废心情的那夜。听着你说的难处,我醉意全消,直至你已入眠,我仍张着两眼,流着两行泪。我何以不难过你的孤单,我也在意你错过了儿女的某个过程,并了解儿女需要妈妈,同时也在爸爸在身边才算完整。

那一夜以后,我原想为你而放弃坚持。可是,被唤醒的记忆却站在另一岸举着抗议牌。我被屈服了,然后,我也难过的再坚持,铁定了坚持。所以,当我罪人吧。罪人还在这里等待圆满,还你晴天。

我的小小卖米

 

他们说卖米空间旷阔,我赞成了。

我的小小卖米,米白色。第一次见到这个白,就深深被打动,觉得它白得很有白的特质,白得有个性。这样的白,总情不自禁让思绪飞到200410月新娘嫁衣的白,直到真正花了多500元拥有了那个白。

拥有小卖米近365个日子,也冷落了它近365个日子。而让我与它开始有了联系的是那份花尽我至少3个小时在车里距离的工作。那样的路程,一路的心灵风景,和回到家的表情,都让我不得不与它有更深入的接触。

小小卖米空间旷阔,可容性高,这样的小空间,常常任我放下一却,回到原来的自己,容下了我生活中每一个漂亮和不漂亮的景。

没有老虎在身边的日子,我切切需要卖米的支持。虽然和老虎一直维持着不黏不腻的感情关系,偶尔也会因为某个人,某句话,某首歌,某个日子而想起他,而这份感情就悄悄地藏在卖米的小空间里。

某月,接获一封不愉快的信,和他慰问的电话,守着太久压抑的坏情绪,惋惜,不甘心,统统宣泄在白色卖米里,我在车里一路流着泪,想着我的拥有和失去。

还有,某个月尾,困在车龙里,想着这个时候的他,忙着打月尾的战,想着过去多少个月里结束的一天,他献上的咖啡,他的陪伴,是责任或感情都不重要,那只是一份久久都让人回味的温暖。

多少次,卖米里的空气不停的飘着那些如玫瑰刺般的话。因为这样小空间的收容,和时间当医生的治疗,抚平了刮伤的伤口。

而和女儿在车里的时光,是难得的可贵。享受在卖米里听她说着学校的故事,和她一起大大声地唱唱歌,这种感情只属于我们俩,没有干扰。那一刻,她只有我,而我只有她。

他们说卖米空间旷阔,我赞成了那装满我点滴生活的旷阔。

她的四岁生日会全纪录

  

盼啊盼,终于给她盼到了她满四岁的生日。

这天一早,或许说前一天,妈妈就开始忙个不停了,连同友人包办了肉卷,拉沙,菜燕,sagu糕,水果和rojak

老虎是弄红鸡蛋的高手,所以把这工作丢给他绝对是100%的绝配。话说,他自从在网上学会了加醋染红鸡蛋的窍门就洋洋得意,所以,之后,除了他自己的生日,其他的红鸡蛋都由他一手包办。

我呢,不善于烹饪,也觉得不该在这天太忙而没法和寿星妹好好在一起,所以只负责蛋糕,游戏的小礼物,和寿星妹的生日配件。买蛋糕时候,废足精神,来来回回选来选去,最后才勉强选择最普通的圆蛋糕,以免卡通货不对版,所以只靠蛋糕上的两只hello kitty显我诚意。

接下来,是场地的布置了。爸爸和弟弟负责到睦邻会所搬桌子椅子,家公给气球充气,我则用气球增加生日气氛。

陆陆续续,妈妈的朋友送来了她亲手做的kaya糕,姐夫送来了帮我定做,晶莹剔透的韭菜和沙割菜粿,接着,食物来了,有炒饭炒面,sambal虾和长豆,宫保尤鱼,香炸鸡翼,还有沙爹。

食物就绪,宾客到来,生日会掀开序幕。爸爸妈妈姐姐弟弟负责招待大人,我负责招待小孩, 老虎当然就负责拍照片。

然后,我们给寿星妹唱生日歌。这个平时爱唱歌,生日不唱歌的寿星妹这次还破裂开金口为自己唱生日歌,而且,一口气把五支蜡烛吹熄,想必心情还不错!

我也准备了三个游戏, 传统而不会腻的传气球,有点乱场的猜谜语,和有点恶作剧的吃西瓜比赛,大家亦玩得不亦乐乎。

结束时,寿星妹妹还有不少礼物。

这一场生日会,希望可以给小孩尤其寿星妹妹开开心心度过这一天;也希望大人有个机会聚在一起话东西。生日会结束,谢谢大家的帮忙,也谢谢大家的参与,更谢谢大家阅读。

我的不愉快

起在早晨7点钟,冲好牛奶给小儿,看他喝完又再次入睡,我也从新回到自己的小空间里。外面天还未完全亮,透过窗帘可以感受到即将来临的光,这原是一天最美好的时光啊,然而心情却不怎么样。想到今天就是拿花红的日子,到自动提款机按一按,就可看到户头里多了两个月薪金,然而心情还是不怎么样。

 

 

昨天和他通了一个电话后,就阴郁了一整天。cctv照到我在打电话,在电脑前按啊按的,可是却照不到我的心烦郁的指数。原想一个人静一静,却答应了同事的午餐约。走到空间不大的旧式茶餐室,吵杂声和污浊的空气让我有晕眩的感觉,觉得身体好像飘飘的。同事仍然在话着澳洲佛学游的点滴,如果不是杂乱的心,我想我会很感兴趣的。然而这一刻,我却有一句,没一句附和着。。听着,听着,心却数次飞到那通电话的话语里。草草结束了这一餐,很腻的咖哩汁,很淡的豆蔻汁,很乱的心情。

我在回家的路上寻找一双耳朵。二姐一家人到了云顶游玩,电话里听到那里空气的愉快,我也把来到嘴边的话硬硬退回原来的位置,语气故作愉快掩盖一片乌云。盖上电话,发现没有半只耳朵可以收留我的不愉快。习惯一个人沉默,无于改变习惯。

驶到桥的末端,天空被我污染,下了场倾盆大雨,可怜的摩多骑士纷纷停在路边,换上雨衣。哦,假如我也可以为风雨的降临为心情换上雨衣,我也不会被淋湿,那么,不被淋湿的心,我也会为它换上绚丽的服饰迎接周末。可是,天空依然大雨,湿漉漉,灰暗,沉重。

 

 

我在临睡前简简单单的打了几个字给他,发了出去以后,总算把拉紧的绳子松了松。至少,表明了我的原意。拥有,不一定快乐;失去,不一定不快乐。绳子松了,至少,我还可以给小朋友讲临睡的故事。。公主和王子结婚后过着幸福的生活。怎知,这样的结局小朋友居然还不能接受,问“为什么又是结婚!”白雪公主结婚幸福了,灰姑娘也结婚幸福了,我没多做解释,不是时候,不愉快的时候表达不出幸福感。

 

 

今天,电脑前坐了快两小时,外面不是和煦阳光,我把窗帘拉了拉,还好,看到蓝蓝的天,只是有点凉凉的。 周六的早上, 不要延续坏情绪了,就带小朋友去理一理发,晚上再说为什么又是结婚的故事和理由,我这样想。